瑞典环保少女通贝里是在做秀吗?

 新闻资讯     |      2020-03-20 09:40

“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又陷舆论漩涡。当地时间12月14日,她在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后,乘坐火车从马德里返回斯德哥尔摩,并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她在火车上席地而坐,身边堆满了行李。这张照片立即引来一片赞誉——她宁可在无座火车上长途跋涉,也不选择飞机以减少碳排放。

然而,第一次反转很快到来。铁路运营方德国联邦铁路公司反驳称,通贝里不但有座位,而且还是头等车厢的雅座。言下之意,“席地而坐”只是摆拍做秀。随即,质疑和指责的声音如潮涌起。

通贝里很快进行了回应,称其原定乘坐的火车因故取消,她在转车时没能找到座位。然而,围绕“火车门”的口水战仍然继续发酵。目前,德国联邦家庭部长吉菲(Franziska Giffey)、德国经济部国务委员巴莱斯(Thomas Barei) 、图林根州长拉梅洛夫(Bodo Ramelow)等政要,以及美国CNN电视台、《哥德堡邮报》等知名媒体都已经卷入争论之中。对此,通贝里在社交媒体上评论道:“媒体竟然更关心一个青少年的火车之旅,而非气候大会的失败。”

从罢课抗议,到乘坐帆船穿行大西洋,再到获选2019年《时代》年度风云人物,通贝里一直伴随着争议。她的一些言行更被人指责为“表演和做秀”。不过在欧洲,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中,环保理念的确深入人心,是他们最为关注的议题之一。笔者一位定居法兰克福的朋友说,在他居住的社区里,很多人宁可忍受冬天的寒冷也不安装空调,不燃烧壁炉。在通贝里的家乡斯德哥尔摩,一位中国留学生抱怨“吃肉是倍感舆论压力的事情”。因为在他身边的大学生群体里,素食几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成长于这样的社会环境中,通贝里的环保理念可能的确是真诚执着,一些在别人眼里犹如行为艺术的言行,对她来说却符合逻辑。

近几年来,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现实景象,更让欧洲人感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威胁。今年夏天,席卷全欧的罕见高温带来了疾病和伤亡。热浪所到之处,树叶焦黄、花朵枯萎,路边绿草像被火烧过一样。眼下圣诞节马上要到来了,像布鲁塞尔如此高纬度的地区仍然罕有降雪。这些生动的现实景象,加上历史传统和社会思潮,都成为欧洲环保主义勃兴的催化剂。有了这样的社会基础,通贝里自然“振臂一呼,应者如云”,青少年群体围绕气候变化发起的抗议活动,也成为席卷全欧的社会风潮。

政治领域也不遑多让。在今年夏天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绿党强势崛起,成为新一届欧洲议会的第四大政党。在欧盟委员会方面,早在当选主席之前,冯德莱恩就反复阐释立场,强调应对气候危机将是她的优先议题。在履新欧委会主席职位之后,她的第一个正式活动就是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推广雄心勃勃的“欧盟绿色政策”计划。在此背景之下,作为标志性的气候活动家和环境活动家,通贝里自然受到一众欧洲政要的赞誉。

欧盟力推气候议题,还有着很现实的考虑。冯德莱恩在就职演讲中直言不讳地提出,欧盟要在减排问题上挑战中美,“我们要成为领跑者”。事实上,要团结欧洲,要在全球范围内振兴欧洲的政治影响力,气候议题已经是为数不多的有效议题之一。

凡此种种,使通贝里快要变成了欧洲年轻人的精神偶像。然而,如果把视野放大到全球,情况就变得更复杂了。特朗普总统力主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他向通贝里喊话“冷静点”。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向通贝里隔空发问:“生活在非洲和很多亚洲国家的民众想要生活在与瑞典同等财富水平之中,那应该怎么做呢?”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干脆称通贝里为“小屁孩”。

遏制气候变化、应对气候危机,在理念和利益格局层面上都面临着复杂剧烈的博弈。这是通贝里面临的困境,也体现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在长达两周的漫长会期里(比预定时间延长了两天),艰难的谈判并未能就核心议题——《巴黎协定》第六条实施细则达成共识,包括碳市场机制和合作,如何促进公共和私营部门持续参与气候减缓行动等。这也正是通贝里所言“气候大会的失败”。

由此可见,光有理念和意愿并不足够,把气候议题视为争夺国际话语权的抓手恐怕也非正途。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发达国家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承担更大责任,在发展中国家追求经济发展和改善生活的过程中,提供充足、持续、及时的资金支持,提供有效的政策和技术支持,同时充分尊重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国家自主贡献,找到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要实现这一点,显然还要走一段漫长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