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孟鹤堂、周九良新拍杂志状况不断,看电子刊

 新闻资讯     |      2020-07-03 02:45

2018年,当第一本电子刊《朱一龙白宇:给镇魂女孩的一封情书》问世,打出赤裸裸的口号:证明你们的爱!

德云社是流量大户,社内粉丝也频繁展现惊人的购买能力,于是我社角儿张云雷、杨九郎、秦霄贤……很多都曾上过各类电子刊,其中张云雷电子刊以48万册的销量,让某杂志三天净收超280万。嗯,事实证明,我社的韭菜就是特别好割。

一早各种造势宣传,吊足粉丝胃口,按照计划先出一波电子刊,再来一波实体刊,一次采访,两拨收入,杂志、粉丝皆大欢喜。

其实按照计划,只要内容足够丰富,两边分配好了也挺好,艺人增加了曝光,杂志得到了销量,粉丝欢欢喜喜买了单。

然而该杂志不知道是编辑的错漏,还是就是杂志一时异想天开想把原本计划在一期刊物里刊发的内容分成两期,割两拨韭菜,忙中出错,错漏百出。

从第二天上线新杂志的反响来看,至少内容总算是得到粉丝认可,错误的链接修正了,两个人的内容终于被放在了一起,内容也比前一天丰富许多,错误的视频也得到了更正,漏掉的照片也都给进行了补发。

然而,在粉丝的压力下,杂志之所以会努力改正错误,却并不是出于对自己的内容负责,而是再次向粉丝承诺“之前视频里没有的图片会在实体刊中登出”,但是随着最近粉丝们的实体刊陆续到手,杂志似乎并没有兑现承诺,粉丝再抱怨,官博也再没了解释。

嗯,我社堂良这波新鲜韭菜已经被完美收割,至于后期粉丝买不买杂志,本来就不是杂志社关心的事情,毕竟没有一本杂志会想着要紧着一波韭菜一直割。

网络时代给传统纸媒带来冲击,粉丝经济的发展却又给媒体杂志的发展带来新的机会,《VIVI美眉》中文版、《Mina》国际中文刊等风靡一时的杂志相继停刊,围绕粉丝经济的电子刊便是如今各大媒体所争相抢夺的救命稻草。

相比传统的纸媒文字报道,打着独家图片、独家视频旗号的电子刊因传播方式更加灵活便捷,越来越受到粉丝群体欢迎,一时间,各明星们的电子刊成为粉丝们追捧的火爆产品。

近两年的电子刊基本处于一个野蛮发展的状态,基本出来个一流量少年,就会弄一个刊,大家都在争分夺秒,抢着去割那新鲜的头茬韭菜。

随着粉丝经济的扩大,电子刊市场也在不断发展,这两年电子刊的编辑们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电子刊能卖上好销量的关键,与刊物本身内容质量无关,只与上刊明星的粉丝氪金能力相关。

内容质量的粗制滥造并不是电子刊表现出来的唯一问题,上月有某明星后援会更是爆出,她们与某著名时尚杂志沟通改电子刊销售数据的内幕,引得粉丝燃炸。

什么意思?就是后援会把从粉丝那集资来买电子刊的钱和杂志谈条件分成,然后杂志社在后台修改杂志销量数据,共同糊弄花钱买电子刊的粉丝。

虽然有明星就和杂志谈的五五分成,粉丝为爱豆花钱自不会有意见,只是这中间的后援会算什么鬼?

如果说后援会与杂志社之间沟通改数据让人不耻的仅仅是利益的分配问题,双方还存在事实上的买卖关系,那么据业内人士介绍的一些后台改数据常规操作则更加闪瞎粉丝们的眼球。

比如有的艺人团队会和杂志约定保底销量,并要求显示销量时上浮几个百分点;杂志为了拉到了品牌赞助,也会把数据改得尽量好看;前期过高估计了形势,“粉丝没买到解锁大屏的销量,但大屏早就买好了”,这种时候一般都是靠后台改数据。

粉丝用强大的购买热情,震撼了纸媒的认知,艺人们的流量价值促成了电子刊的蓬勃发展。

如果说在电子刊形成的初期,其与粉丝经济的结合尚处于磨合与探究的过程,市场尚欠缺合理的规范与监督,那么随着饭圈经济被纳入监管的呼吁声越来越高,各大杂志期刊对电子刊的管理是不是也应该完善起来?

我德云社粉承诺,有我德云众角儿的地方就有销量,德云社的粉丝除了能贡献德云专场的票钱,同样不介意顺便养活一批为我角儿们真正做事儿的报刊媒体。

但前提是媒体做事儿能用心,这不仅因为我社角儿们值得,同样因为,德云社的韭菜们也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