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华为抛弃后,主业飘忽不定,寒武纪能否穿

 新闻资讯     |      2020-07-28 01:25

近日,AI芯片独角兽寒武纪再度迎来高光时刻,从3月26日申请获受理到登陆科创板摘得AI芯片第一股名号,仅仅用时117天。

不过,与初次露面时那般轰动完全不同的是,暗潮正在涌动:7月20日上市首日中午收盘时,高达124%的振幅、43亿的惊人成交额与58%的换手率表明,投资者对被这只华为抛弃的迷失羔羊的前景无比担忧。

对于许多人来说,寒武纪不同于华为、中兴,也不同于苹果、小米,是一个比较费解的名字,在熟悉地质、历史、生物的人眼中,寒武纪并不陌生,系显生宙古生代的第一个纪,距今约5.7亿至5.1亿年。

在生命进化的历史长河中,寒武纪格外引人注目,进入该时期后的短短数百万年时间里,蓦地出现了几乎所有类群祖先的多细胞生物,这一爆发式的生物演化事件被称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

一家公司被赋予如此彪炳千秋的名字,无疑寄托着创始人无限的期许。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的陈天石确实曾有机会让寒武纪重新大放异彩。

德国当地时间2017年10月16日下午2点,在慕尼黑举行的新品发布会上,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慕尼黑举行新品发布会上亲自展示了华为Mate 10和华为Mate Pro。

凭借强大的AI慧眼识物、AI随行翻译、双指识屏、智能夜拍等功能,Mate 10被消费者惊呼为“第一款真正的AI手机”,其幕后的功臣正是寒武纪。2016年,陈天石带着该公司研发出了我国首款人工智能芯片,配置寒武纪AI神经网络芯片后,Mate 10智能性空前提高,性能也增加了60%左右。

这次合作让寒武纪一夜爆红,2017年11月,该公司首次入选美国著名半导体杂志《EE Times》“全球60家最值得关注的半导体公司”榜单,一个月后,寒武纪又夺得全球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颁布的“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企业100强”奖项。

此前,寒武纪仅有过一次5000万元的融资,投后估值4.8亿,那以后成了资本宠儿,三年完成了五轮融资,总金额高达46亿元,估值也飙升至去年9月的221.6亿元,金主覆盖中科院、阿里创投、联想、招商银行、科大讯飞等30余家知名公司或科研院所。

2017年11月,寒武纪召开了成立以来的首场发布会,一口气推出5款硬件1个平台,包括面向低功耗场景视觉应用的寒武纪1H8通用的寒武纪1H16和面向智能驾驶领域的1M等3款智能处理器IP终端产品。在这场主题为“智能时代的引领者”的活动上,陈天石野心勃勃地表示,“3年内占领10亿智能AI终端,占领中国云端高性能芯片1/3市场份额”,初步支撑起中国主导的国际智能产业生态。

寒武纪不是空口白话,盟友华为是最有希望挑战苹果的品牌,仅手机年出货量就超2亿部,但陈天石忽略了一点:人家得愿意带你才行,而当时的寒武纪与华为的合作仅限于产品技术层面上,不存在任何资本上的联系。

现实也是,寒武纪的激动尚未消退,任正非已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有人说,华为收购寒武纪的提议受到陈天石的冷遇,也有人说,寒武纪芯片没有满足华为期望,总之,在短暂的蜜月期后,华为转向自主研发。

2017年,寒武纪营收784万元,华为海思承包了771万元,占比98.3%,次年,该公司营收增长至1.17亿元,华为海思占据了1.14亿元。而过去一年,来自华为海思的销售收入跳水至6365万元,暴跌44%。

让陈天石难受的不只是华为的抛弃,盟友变成对手,也较一般竞争对手可怕多了。作为寒武纪的第一个客户,华为不仅对前者产品优劣势了然于胸,在匹配麒麟芯片、Mate 10手机等过程中,华为对寒武纪的技术同样无比熟悉。

“华为海思未来与本公司在终端、云端、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产品领域均存在直接竞争。由于华为海思及其母公司为全国知名科技集团公司,其选择自主研发人工智能芯片产品使得公司IP授权业务收入下滑较大,而且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现实残酷得多。创业者中盛传华为学谁,谁死;谁学华为,谁死。这句话有点夸张,寒武纪似乎并不觉得。2019年,寒武纪研发投入5.43亿元,研发人员数量680人,同期,华为海思研发投入24.39 亿美元,两家公司相差近32倍。

在云端智能芯片、边缘端智能芯片、智能计算集群等方面,华为海思均已对寒武纪构成了有力的挑战,根据陈天石单方面的研究,华为海思云端智能芯片运算能力最高达到了512TOPS@INT8,制造工艺12nm,寒武纪思元270还停留在128TOPS@INT8,制造工艺16nm,相差一大截,边缘端智能芯片同样如此,前者已实现12nm工艺,后者还在16nm层面徘徊。智能计算集群的对比情况与云端智能芯片相似。

有华为照顾的时候,寒武纪无需四处觅食,就可享受到海量订单,倘若假以时日,寒武纪前途确实不可限量。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小弟羽翼未丰,大哥已经有了新欢,双方分道扬镳后,空留下一个没了方向的寒武纪,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随风飘荡。

2017年、2018年,寒武纪主营业务中的主体为终端智能处理器IP,其收入在全部业务收入中的比重分别为99.7%、98.3%,这一数字到2019年骤降至15.5%,此前两年收入为零的智能计算集群系统占比凭空冒出并占比66.7%。问题来了:寒武纪的主业是什么?

陈天石辩称,因经营时间较短,业务结构和商业模式尚处于发展变化中,人工智能芯片技术也处于初期阶段,未来仍将不断推出新产品、经营相关新业务。这句话翻译成白话就是:“我们目前不知道什么是自己主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在官网上,寒武纪对于定位却很明确,就是全球智能芯片领域的先行者。

一家没有主业的上市公司近乎于裸奔,是非常危险的,昨天还挣得盆满钵满,明天就很可能颗粒无收。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2019年营收4.44亿元,同比大增279%,但浮华之下危机四伏,若非依靠“卖身”和大股东中科院拉一把,业绩恐怕不会好看。

珠海市横琴新区管理委员会商务局、西安沣东仪享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中科曙光、华为海思是寒武纪当年的前四大客户,分别贡献了20708万元、8108万元、6384万元、6366万元,经业务穿透后,它们实则是三个客户。

2019年4月,中科院计算机所与珠海横琴新区管委会签订协议,建设横琴先进智能计算中心项目,后交中科曙光、寒武纪实施。一期,寒武纪出智能加速卡,中科曙光出服务器,二者联合提供算力,因此,中科曙光创造的6384万元销售额最终也由横琴商务局买单。二期直接由寒武纪承建,合同金额4.44亿元,截至2019年底已完成近半,今年预计还能带来2-2.4亿销售收入。

这场交易不是没有条件的。去年8月,寒武纪与珠海大横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广东琴智科技研究院,专门负责横琴项目的运维。根据天眼查,大横琴科技正是珠海国资委旗下二级全资子公司。珠海向寒武纪送上一笔订单,寒武纪则配合完成了一次招商引资,并奉上30%收益。

西安沣东仪享的8108万元更是来之不易,寒武纪为了拿到西咸新区沣东人工智能计算创新中心项目向西咸新区许诺了自己的西部总部。

问题是,中科院只是一个二股东,儿女成群的它不可能天天替寒武纪找项目,而西部总部也只有一个,复制不了几回,寒武纪迫切需要形成自我造血能力,眼下却不容乐观,陈天石手头没有新的重大销售合同,业绩已亮起红灯。据招股书,该公司2020年1-6月预计营收8200万元-8600万元,同比下降约12.2%至16.3%,净利润-2.1到-2.3亿元,全年扣非净亏损预计6-8亿元,超过过去三年的总和,半年过去了,寒武纪预期的好消息未公布一个。

这些坏消息令投资者倍感恐慌,尤其是第五次增资时进入的投资者较前一轮仅晚了二个月,寒武纪估值却提高了316%,而陈天石也正是在此期间痛失华为。因此,寒武纪的上市与其说筹措资金做大做强AI智能芯片业务,不如说是一个绝妙的偷天换日计划,帮助金主尽快出逃套现。

在招股书中,寒武纪计划募集28亿元投资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及系统、云端推理芯片及系统、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与系统三大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吊诡的是,陈天石根本不差这点钱。到2019年底,寒武纪账上趴着3.8亿元银行存款与近39亿银行理财产品,若剔除所谓的补充流动资金需求,该公司银行理财产品就相当于三个项目所需资金的两倍以上。在可行性分析报告中,寒武纪除了介绍一个项目背景、进度计划等外,绝口不提投资回报率,这进一步加重了人们的怀疑。

一位生物学家在看到寒武纪名字时不无感慨地说:“人们只知生命大爆发,却不知这些生命中的绝大多数都化作了历史的尘埃,延续下来的少之又少。”

陈天石的寒武纪能穿越寒武纪奔向未来吗?还是会像寒武纪的大多数生物一样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呢?(首发于英大金融杂志)#寒武纪科创板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