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电子设备变成自己的紧箍咒,来个远离手

 新闻资讯     |      2020-08-02 19:48

每人平均每天会确认e-mail 74次、拿起手机60次、花177分钟在手机上。试想,如果把这些被科技绑架的空当收回来,我们可能改变什么?2015年,纽约公共广播电台流行栏目“写给自己”的主持人曼诺诗左莫若迪,带领成千上万的听众通过一个实验来帮助他们远离电子产品,尝试无聊,以此启动创造力,改变他们的生活。

我最近读书都在用Kindle而不是手机,一个原因是护眼,另一个是Kindle读起来更专注投入。

因为手机上实在有太多吸引人的其他程序,总是读着读着想看看世界发生了什么,朋友圈发生了什么。

他工作一结束,便捧起手机,打开电视,拿出游戏机,让电子设备充满之后的时间。连晚上睡觉休息,也要刷着手机,困倦不已眼睛睁不开的时候,他会在手机上调出电视剧(通常是TVB),带着耳机听着电视进入睡眠。

据Flurry平台统计显示,在2014到2015年间,全球移动设备上瘾者增长了59%,常规用户(每天使用应用程序1-16次)的人数增加了25%,超级用户(每天使用应用程序16-60次)的人数增加了25%,手机成瘾者(每天使用应用程序60次以上)已达到2.8亿人之多。

电子设备越来越便捷方便,游戏、视频、阅读样样行,一个FaceTime,千里之外的人也可以近在眼前。

面对手机上的APP,许多人忘记了适可而止,沉迷了进去,低下头一刷已忘我,再抬头几个小时就那么过去了。

这是一种知识幻觉,其实你什么也没学会,什么也没思考,只是瞟见了经过他人咀嚼的三手碎片知识,其中可能存在着充满谬误漏洞百出的“知识”。

今天读了一篇转发的文章,感觉从中获得了新的知识,明天又读了一条颠覆思维的微博,感觉整个人的思维境界都不一样了,后天购买了某某课程......

崔娃曾说,“如果你把你一年在网上读到的文字加起来——推特、脸书推送、网页列表——那你读的文字量都约等于一吨书了,但事实上是,这一年里你一本书都没有读。”

成年人渴求一种轻松愉快的学习方法,希望玩着玩着就学到了新知识。碎片化学习、付费知识应运而生。

《放空》一书的作者通过调查发现,人们对电子设备有三个担忧,一是扰乱创造力,降低工作效率;二是上瘾;三是影响健康。

快节奏的社会每个身上的压力都仿若巨大无比,自由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珍贵的,故而现代人很难忍受在空闲里无聊、无所事事。

只要手机在身边,它让我们可以做到睁开眼就不“浪费”时间,早饭前刷个朋友圈,电梯里查下邮件,走路时看下信息......

过分依赖便捷的电子设备、不停打开手机上的各种软件,只是带来了忙碌的假象,让人们浪费了更多的时间。

手机上的APP经过资本不断的研发改进,打开就是要让大家上瘾的。像糟糕的精神垃圾食品,明知道不健康却让人欲罢不能。

电子设备影响着人们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人们被淹没在信息流里,越来越想要随时随地的即刻反馈,总想着隔几分钟看下手机,如果哪天忘带手机了或者手机坏了,简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可想而知,到今天乃至未来Flurry平台统计的数据会只增不减,人们将越来越依赖于电子设备。

当我们有意识地做事——工作或玩手机——时,大脑的“执行注意力网络”在运行,当我们无意识放空——走神、发呆、做白日梦、无聊——时,大脑中的“默认模式网络”在默默运作。

“默认模式网络”让大脑屏蔽了外部世界的关注,转向内部世界,即大脑正在洞察我们内在的想法和事件。

当我们觉得无聊时,大脑正通过无聊来进行一些最重要的工作,思想的大门被打开,某些最独特的点子想法在慢慢形成,故而有些科学家把“默认模式网络”称为想象网络。

当我们用电子设备避开无聊时,我们也避开了天马行空的白日梦和创造性思维,避开了看周围世界的新方式。

《放空》一书的作者根据大量“放空”实验参与者的反馈,编制了一套高效且清晰的放空步骤。

挑战一:记录自己的数字产品使用习惯追踪你的数字产品使用习惯—而且很可能会因你的发现而震惊。挑战二:不要把手机放在视线内行走时,手机不要放在你的视线内—拒绝边走边发短信。挑战三:安排无照片日不要给美食、小猫、孩子拍照。挑战四:删除频繁使用的应用程序删掉一个你认为没有它你就不能活了的App(别担心,删掉了,你能活)。挑战五:忙里偷闲在办公室时也不要用手机。挑战六:观察其他事物重拾注意力的艺术。挑战七:享受真正的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