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当跟随者的中国科技企业

 新闻资讯     |      2019-12-30 13:50

把时针拨回到30年前,以手机行业为例,当时还是摩托罗拉统治的“大哥大”时代,2000年后,有了屏幕、功能更多、体积更小的功能手机席卷中国,诺基亚成为了功能机时代的霸主,摩托罗拉、三星和爱立信等国外品牌占领第二梯队,而国产手机要么是做低端市场的“山寨机”,要么是处在第三梯队的自有品牌。半导体器件用焊料

2009年前后,苹果和三星携手开启了智能机时代,同时在4G的配合下推动了移动互联网的繁荣。而这一阶段的国产手机品牌大量出局,但也有OPPO这样成功穿越周期,并完成弯道超车的幸运儿。

10年前的中国科技企业,无论是专注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发力产品创新的硬件厂商,都还处于跟随外国科技巨头的阶段,但经过10年的野蛮成长,中国科技企业无论在硬件领域还是在软件赛道都杀入了第一梯队,并在5G前夜冲到了最前线。

“5G究竟会开启什么时代,哪个才是下一个十年科技产业的C位?”所有的头部科技企业都在拷问自己这个问题。为此,一大批过去10年崛起的中国科技企业开始纷纷向上游底层技术方向迈进,竭力覆盖5G、AI、IoT、AR、芯片、量子计算等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10年产业地基的前沿科技。

中国科技企业看似眼花缭乱的“瞎”布局,实则是在努力找寻自己的新定位——未来10年,自己究竟要做全球科技产业链中扮演什么角色?

过去10年完成弯道超车的中国科技企业,在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的近两年纷纷开始押注下一个10年,不惜重金投入能改变未来的一些底层技术的研发,5G、AI、IoT、AR/VR、芯片、量子计算等从硬件到软件的底层前沿科技被中国科技企业逐一涉足。

硬件层面,一批硬件厂商在手机取得巨大成功后开始在IoT领域布局,试图抓住下一个时代产品的入口。为此智能手表、智能耳机、VR/AR等智能硬件被接连创造出来,其产品体验和底层功能被不断优化,未来结合5G和AI等技术能力有可能释放出比手机更大的应用及商业价值。

而代表新时代开端的5G,作为趋势最明确和布局最紧迫的技术,已经在芯片、手机、应用、场景等多个维度百花齐放,是每一个不想被下一个时代抛弃电子焊料的科技企业都竭力抢滩的最前沿阵地。

在过去的4G时代,高通、ARM在芯片上的话语权奠定了其在硬件产业的优势地位;谷歌和苹果凭借安卓和IOS系统奠定了其在互联网应用上的系统级优势。

而中国科技企业虽然只是产品和模式层面的创新,但凭借着对本地化用户需求的深刻理解不断“跑马圈地”,在产业下游形成绝对优势地位后开始对上游企业形成倒逼之势。以手机行业为例,中国手机品牌在智能机时代实现了弯道超车,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实力和技术实力,开始顺势向上游延伸,希望在5G时代建立自己的产业地基。

现在,全球前五的手机厂商已有三家来自中国。为了在下一个时代抢占滩头,中国的手机厂商都在寻找自己通往下一站胜利的关键之匙。

OPPO即是其中的一员。12月10日,OPPO创始人兼CEO陈明永时隔6年后,再次出现为自家“站台”。在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这位低调的CEO宣布,OPPO将在未来3年投入500亿用于技术研发,罕见再出山的他讲出了自己在5G时代的战略决心。

“OPPO要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除了继续打造伟大产品,还要深入创造更多核心技术。”陈明永说道。

作为为数不多完成多次产业跨越的品牌,在过往的搏杀中积累下的技术、经验和资本实力,能否助力OPPO在这场竞争中再次胜出?

2004年OPPO公司正式成立,并在一开始就把目标市场锁定在了年轻人群体,因此刚成立的OPPO选择了当时深受年轻人喜爱的MP3作为切入方向。随着X9的一炮而红,OPPO不仅证明了国产MP3的品质,也奠定了自身在中国消费电子产品行业的地位。

但MP3很快被正崛起的功能手机降维打击,2008年OPPO顺势杀入了手机行业,凭借在MP3时代积累的优势开辟了音乐手机赛道,其开发的A100创下了单机销售500万台的记录,并成功杀入了国产手机前三。

很快功能机又被智能机替代,大量国产手机品牌陨落,OPPO也在2011年转型智能机,并用三年时间稳占行业第一梯队。这一次,OPPO更是直接和国际品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成为了全球销量TOP5的手机品牌。

OPPO在智能机时代的成功,有赖于其差异化定位的打法再次显效,当一众友商在奋力比拼配置的时候,OPPO选择在一些特定方向做技术突破,比如拍照技术和快充技术,针对的都是年轻人的一些可感知的核心痛点。在渠道方面,OPPO也选择了差异化打法,当友商都在争夺线上渠道的时候,OPPO选择了线下渠道,为自己在蓝海中攫取了巨量用户。

正是在产品和渠道上的差异化定位,还有“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这样直指痛点的品牌营销策略,帮助OPPO R9成为了2016年单机销量冠军,并在此后坐稳了行业第一梯队的位置。

除了产品和营销上的创新外,OPPO在战略聚焦点上的技术研发投入也不遗余力。例如OPPO VOOC闪充技术,自2014年发布以来在全球已有超过1.45亿用户,其最新版本的 SuperVOOC2.0已经达到65W,是目前全球已商用的最快闪充技术。

再比如OPPO一直主打的拍照技术,从四合一Sensor到AI超清夜景,再到今年的10倍混合光学变焦,以及视频超级防抖技术,OPPO通过软硬结合的方式,一直在革新拍照体验。而OPPO在拍照技术上持续加大技术投入的策略,近年来成为了全行业通行做法。

随着技术不断深化外延,OPPO已经不能再用手机公司来框定,目前已经发展成了一个拥有多智能终端入口的生态。

在昨日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提出了技术互融模型。从智能设备出发,思考5G与AI如何与其它技术形成共振。OPPO认为形态和交互的变革将在未来打破智能设备的边界,以个人场景为例,手机延伸出的智能手表、智能耳机将构成高频、高黏性的核心入口,这三者融合使用不仅能搜集用户更多维的行为及环境数据,还能创造除屏幕交互外的其它交互方式,为用户创造全新的体验。

另外在家庭、办公等场景下,OPPO也在探索有望成为入口的智能终端,比如CPE(客户终端设备)能够作为通讯的入口连同特定场景下的所有其它设备。面向未来OPPO则押注了有望彻底打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AR设备,为人们提供全新的融合场景体验。

但陈明永同时表示,OPPO不做全场景、全业务,只布局核心的入口级硬件产品,然后要携手合作伙伴、专家学者乃至社会大众一起打造万物互融的生态。而这也是OPPO本次把内部科技展升级为未来科技大会的原因。

OPPO近年来聚焦对前沿科技的探索,是个低调的“专利大户”。OPPO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刘畅在OPPO未来科技大会介绍,截止今年10月31日,OPPO全球专利申请量已经超过40,000件。

这只是一个开始,OPPO CEO陈明永公布的3年500亿研发投入,除了持续关注 5G/6G、人工智能、AR、大数据等前沿技术领域,还要构建最核心的底层硬件技术以及软件工程和系统能力。

据悉目前OPPO研究机构已经遍布全球,分别在北京、上海、深圳、东莞、日本横滨和美国硅谷设立了六大研究所,同时在深圳、东莞、成都、印度海得拉巴设立四大研发中心,研发团队规模已经超过万人。

这些国产品牌的崛起之路何尝不是中国科技企业的缩影,通过跟随策略不断积蓄实力,然后在4G时代凭借本土化创新实现弯道超车,过程中积累的技术实力和资本实力推动其勇于向上游核心技术层做延展,最终从一个单纯的产品创新或模式创新企业向一个核心技术输出的全球性科技企业转型。

纵观全球头部科技企业,比如苹果、谷歌、微软等,都是既有系统、芯片等底层技术,又有硬件、软件等上层应用,因此才能穿越周期始终处于世界科技产业金字塔尖,而面向未来,中国的科技企业要做的就是从上往下打,继续巩固自己的产业地基。

但就像OPPO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刘畅先生在昨日演讲的最后所说,面对 5G 未来,我们有太多美好的展望。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中国科技企业能否穿越数个周期,从产业边缘向核心地带进发?未来的中国科技企业是否将成为5G时代的领跑员?也许只有下个十年,中国科技企业逐渐加强乃至取得底层技术优势后,才能有准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