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楠科技孔剑平回应:股价破发、区块链行业周

 新闻资讯     |      2019-12-31 22:41

“全球区块链第一股”嘉楠科技(股票代码:CAN)在美股上市创造了两个纳斯达克之最:敲钟现场到场人数最多,观看上市直播人数有史以来最多。

当纳斯达克副主席将上述消息告诉现场来宾,嘉楠科技联席董事长孔剑平清晰地意识到,全球对于区块链的关注已到达前所未有的热度。“其实人家根本不关心嘉楠耘智,更多是关心区块链第一股能不能上,在哪里上。”孔剑平在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暨2019创业邦年会上演讲时说。

在孔剑平看来,嘉楠科技更是一家与半导体芯片相关的公司。首先,比特币矿机的主要成本在于芯片;第二,2015年,嘉楠科技开始考虑,ASIC芯片有无可能在区块链之外的人工智能领域得到更大范围应用,自此公司在战略层面决定,围绕芯片展开产业链布局。

嘉楠科技于2013年4月成立于北京,创始人兼CEO张楠赓曾发明了全球第一台ASIC矿机“阿瓦隆”。2015年,孔剑平向嘉楠科技投资760万元,还为嘉楠科技引进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的基金投资,公司总部迁往杭州,并更名为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穿越熊牛,嘉楠科技先后四次IPO,终于在2019年11月21日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但就全球来看,区块链仍然是个较为早期的行业。嘉楠科技上市首日,开盘后股价涨幅一度超过40%,截至首日收盘又略微跌破发行价。

孔剑平预计,未来几年比特币价格还会有比较大的波动,嘉楠科技股价也容易受到各种信息面的影响。但区块链技术发展趋势不可阻挡,嘉楠科技希望成为未来数字时代的引领者。

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暨2019创业邦年会期间,创业邦专访了嘉楠科技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孔剑平回应了行业内人士关心的嘉楠科技股价破发、行业周期律动等问题,并对2020年代的区块链行业发展趋势作出展望。

创业邦:嘉楠科技上市前的一段时间,区块链迎来新一轮高度关注,比特币价格上涨,但是近期币价持续下跌,嘉楠科技上市首日破发,近期的市值也较上市之时跌去了四成。你认为这一轮比特币下跌主要是哪些原因导致的?

孔剑平:目前区块链数字货币还比较早期,没有进入成熟的状态,所以会受到各种信息面的影响,未来几年比特币应该还会有比较大的波动。

孔剑平:现在肯定是虚火过旺,“区块链+”不应该取得这么高的关注。应该是很自然地发展下去,而不是大家都很亢奋,全社会都在“区块链+”。

孔剑平:最近几个月区块链还是比较热门,再过几个月应该就会有新的热点来覆盖。所有科技创新都应该看它真正能带来什么,大部分创业创新可能都没法带来什么,只有小部分能真正带来什么。

当下所有人都在想“区块链+”,区块链创业,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可能会发现,很多路是走不通的。当然这一过程中会有很多人才和试错的反馈、经验留下来,为后面真正好的区块链项目起来奠定基础。

孔剑平:区块链本质上是个代码,代码创造了信任机制。越是虚拟的、越是线上的,越容易“+”成功。因为实体的、线下的,它的信任不是由代码单方面构建。比如买酒,如果卖给你的那家店就是假冒的,而不是过程中有人造假,你无论如何都没法溯源,源头就不对。现在在虚拟领域,包括金融领域、货币领域都是能够跟区块链很好结合的,但是实体领域就更加漫长一些,这和多年前“互联网+”在各行业落地的道理是一样的。

创业邦:你经常在公开场合描绘的以区块链为底层架构的数字世界的美好愿景距我们还有多远?

孔剑平:前段时间耐克获得了以太坊区块链上代币化鞋子的专利,未来你除了买鞋以外,你的APP上会收到这双鞋对应信息代表的价值和所有者权益。这件事情本质上是让价值更高效地流通,传统的方式价值转移成本是很高的,区块链技术让价值转移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全社会都在使用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方式,不只是数字货币,还有实物资产的数字化等。社会运转需要太大的信任和中介信电子焊料任了,区块链实际是去中介信任的过程,区块链真正爆发将是机器与机器交互的时代,因为人与人交互是可以通过信任解决的。

创业邦:你在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的演讲中提到,科技向善还是向恶,区块链底层可以得到展示,区块链如何助力科技向善?

孔剑平:区块链可以向善也可以向恶,你可以明确知道它是向善还是向恶,不用谁去判断它。程序员可以创造代码,机器也可以创造代码,在区块链代码即法律,你去看看代码的底层:如果有一、不管人类怎么对你你都不能去攻击人类;二、人类没有许可之前你不能上传人的隐私信息,我们就可以判断它是向善的。

创业邦:嘉楠创办于2013年,你在矿机集体遇冷的2015年投资了嘉楠,还为嘉楠引进了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的基金。当时行情低迷,你投资嘉楠是如何考虑的?

孔剑平:首先我认为行业不错,是技术驱动,当时都是技术极客在参与这个行业,区块链在小额跨国转账支付等领域带来了很大的便捷性,大方向是有机会的。第二南瓜张(编者注:指嘉楠科技创始人兼CEO张楠赓)的团队是技术驱动的团队,他们是做芯片设计研发的。所以我认为如果这个行业起来,未来团队是有机会的。

创业邦:2015年你就提出了嘉楠的公司治理机制,董事会决定的事情,不管对错,决定好就要坚决执行。为什么?

孔剑平:没有人会知道决策最终到底是对是错,有可能小部分人的决策最后经常是对的。如果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观点,核心团队就会分裂,所以必须要有这样的机制。如果决策是错的,交了学费以后,你就会去反思当时为什么会这样想,为什么是错的,如何做才是正确的。

孔剑平:创业就是交学费的过程,创业能不能成功,要看这个行业有没有给你足够交学费的时间。很多创业团队不是不牛逼,而是交了一两次学费就挂了。我们虽然也交过学费,但是整个数字货币区块链行业在高速成长中,所以我们活下来了。不是我们比别人有多牛,而是这个行业给了我们足够交学费的时间。

我们进入区块链行业的时间点和行业发展是匹配的,现在进入可能就没有那么多试错机会了。当时我们进入这个行业,虽然也做过错误决定付出代价,但公司还是能活下来,整体不会亏钱还是能赚钱。

孔剑平:如果嘉楠去年就去纳斯达克上市,能融到的钱、账面资金跟今天肯定不一样。作为新事物社会公众对于区块链、比特币的认知还没有那么多,但不得不说纳斯达克对于底层技术和新事物更有感觉和包容度。

创业邦:2015年你曾对团队说,未来3—5年内嘉楠会做成一家千亿级别的公司,现在你对于公司还是这样的目标吗?

孔剑平:2015年的时候所有合伙人都对我讲,嘉楠做成10个亿就够了,我说这个行业会有很大的发展,行业头部公司有机会成为千亿级别公司。在2017年行业高峰期的时候,嘉楠当时好几百亿也接近千亿估值了。

创业初期我们会想要成为多大规模企业,现在不是很关心千亿级别这个事情,更多是想我们要做怎样的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构建什么样的网络,未来要为什么样的人和生态去服务。

创业邦:嘉楠科技是以研发和销售矿机起家,当下更多精力是投入人工智能芯片,外界认为这是因为矿机容易受到比特币价格的影响,人工智能才是更加确定的未来。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孔剑平:我们做人工智能芯片,并不是因为我们觉得区块链不如人工智能好,而是我们认为ASIC芯片会在区块链之外人工智能领域也会有很大的运用。2015年当时我们公司就开会做了决定,围绕芯片做产业链布局,矿机的成本主要也是在芯片,我们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能力。

2016年AlphaGo战胜李世石,人工智能才火起来了。现在的芯片和以前的芯片已经不一样了,随着人工智能算法越来越成熟,需要有更强大的计算能力,把一些计算模型固化下来。我一个矿机这么低的成本,就等于几万台电脑的计算能力。因为算法确定以后,硬件是可以优化的,硬件的优化还可以上升好几个数量级。

创业邦:现在这个阶段,嘉楠科技会去关注大行业里一些很新、但风险系数较高的领域吗?

孔剑平:嘉楠科技的主体还是围绕芯片做产业链布局,其他创新领域,我个人以LP身份参与的基金会去投资。有一些创新的、代表未来趋势的领域,现阶段有可能社会公众不理解,监管也处于模糊地带,但技术发展的趋势是挡不住的,就像公司制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很成熟。

我们必须高度关注新的趋势,甚至以投资的形式参与其中。很多项目我个人以LP身份参与的基金去投了。那些基金会去参与一些技术驱动、创新、让社会运行效率更高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