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不行了?什么行?

 新闻资讯     |      2020-01-01 22:44

二师兄很委屈,11月份,猪肉价格回落不少。以北京为例:猪肉价格的涨幅比10月回落14.3个百分点。可是CPI仍旧攀高。

北京市调查总队的结论是:“其中,猪肉价格同比上涨112.9%,影响CPI上涨约1.28个百分点。”有时候真是替调查总队这帮和数字打交道的兄弟们着急,为了证明是二师兄惹的祸,各种模型都用上来证明猪肉才是CPI涨幅的幕后“黑手”。

这或许还好解释。要是明年、后年猪周期到头了,CPI还掉不下来,该换那种模型才能解释呢?

二师兄没有背景,环境保护和绿水青山这口锅,需要你二师兄负重前行。财政收入和你二师兄最多只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对于二师兄,想养就养,想杀就杀,哪里凉快哪里背锅去。

这个时候,二师兄巴巴地望着那个叫房地产的大师兄,大师兄正翘着二郎腿,一脸无辜:“不要看我,我刚被打过,我TM一年被调控几十次。”

我们一般认为通货膨胀就是物价上涨,不全对。从货币超发到物价上涨是一个复杂的、传导的过程。

简单的说,如果说货币发行是下雪,那么物价就是江河湖泊中的水位。两者关系密切,但不能等同。一场大雪,需要先融化,再通过江河湖泊汇聚,才有水位。大雪可以下的的很厚,但是只要不融化,就不会抬高水位。

货币和物价也是这道理,从2008年年底开始,一场大雪下了10年。货币超发一定会通胀,但是不一定会传导到物价。

这么多年来,M2一直在放水,推升金融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诱导跟进,导致实体水量相对减少,压低CPI。两者呈现负相关的关系。

这是加杠杆的过程,这是2016年之前的房地产行业的真实现照。黄奇帆教授说蓄水池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但金融资产里面的货币终归要流出,所以通过蓄水池“锁住水分,永葆青春”只能是治标手段。

融化的结果可不是王健林老总唱的“雪山之巅冰雪融化之后温暖的春天”。皎洁的积雪下就是隐晦。一经融化,污水横流。老王家、海航系那么大实力,一朝去杠杆,天天卖卖卖,这几年的日子不算好过。

因为大雪融化、挤水分会加速房地产里面货电子焊料厂家币流出,行业会很难受,同时实体水量加大,短期内大幅度推升CPI,这就是去杠杆之后,今天CPI走高的原因之一。

因为房地产蓄水池里面蓄积的水量终有极限,所以能够治本。但这个治疗过程的痛苦没有经过压力测试,谁也不敢轻易尝试。

1990年的日本、1997年的香港,都在货币政策收紧、金融资产爆破情况下维持了通胀稳定。但泰国1999同样的金融资产爆破却皆伴有通胀上行,区别在于汇率是否稳定。

2015年底开始提“去杠杆”,就是这个意思。2015年-2016年,我国外汇储备减少9000亿美元,2016年开始对资本流出严加管制。

通胀攀升,历来是金融泡沫破裂的前兆。因为货币资金从金融资产中出逃,追涨杀跌是金融产品行情的特点。

恒大研究院泽平同志的解读:“三大攻坚战顺序调整,脱贫攻坚放在第一位,防化风险从三大攻坚战之首调整到最后,不提“去杠杆”。”“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托“稳增长”的福,2009-2015年,中国对美顺差屡创新高,或基于以环境和金融承担了部分商品成本,从而压低了商品价格。压低本国CPI的同时,也压低了美国的CPI。

对应的是,实体行业其实不一定在挣钱甚至是在亏损,但是金融资产比如房产价格一路飙升。

上市公司“卖房保壳”行为就是一个金融收益大于实体亏损的典型微观案例:比如“卖房卖出开发商气质”的*ST海马。早在今年二季度,海马汽车就两度披露公告说,准备出售上海和海口401套房,预计资产处置金额为3.33亿元,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1.7亿元。

消息一出,引来网友们热度点评,有人表示,因为出售大量房产,海马汽车可是一夜之间变蓝筹。电子焊料厂家

每到年底,“卖房大军”的队伍成员就会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仅从今年10月以来,还有香梨股份、保变电气、云天化、昂立教育、中成股份、海正药业、*ST中安、曙光股份、凯文教育、国发股份等家公司披露了出售公司所持房地产的相关公告。

前几年,高利贷充斥这个灰色地带,很多民营企业被拖倒。为啥灰色,因为这个过桥贷款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健康的。

但是如果城投平台也暴雷了,该那么办?12月6日,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这个问题超纲了,没有标准答案。

最近,姚洋教授理性的提出“反思去杠杆”。因为:一放就乱,一抓就死。所以只能抓抓放放、紧紧松松。上半年从紧的房地产融资渠道极有可能逐渐放松。

国家统计局额的数据:2019年1-11月,商品房销售额13.9万亿元,同比增长7.3%;其中住宅销售额增长10.7%。

《乌合之众》说:群体通过情绪传染、领袖信赖等形成群体意识,要么偏左,要么偏右,从来不具有理性,与野兽没什么两样。

群体意识导致市场预期总是有所偏向,市场是最有效率的、但不可能是完美的配置资源的手段。

稳增长的时代,不要讲什么效率。要的是冗余与复杂:冗余,是健壮的成本。复杂,是成熟的代价。

所以,房地产虽然是金融资产,但它是不可能被追涨杀跌的,追涨杀跌那是资本主义的事情,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没有一点关系。

对头部房地产企业来说,应该向恒大学习,做政策的示范者和转型的领头人。或者向孙宏斌的口号看齐:做好产品,满足改善型的刚需。

真是得佩服这些老板,他们不只是企业家,用很久以前“大炮”任总的话,他们是行政官员心理学的专家。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狠角色。

对人们来说,假如CPI继续攀升,这将逐步诱导群体意识巩固趋势延续预期。当一次次的CPI攀升连续确认此种群体预期的时候,偏向性将演化为信仰,驱动一轮大宗投机。

市场仍然会犯错误,群体预期的偏向性和趋势性就是错误的源头,也是金融市场技术派的基点。

技术派从来不关注什么叫基本面,他只关注群体预期的偏向性,以此窥探是否会有更大的傻子来接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