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让我一口气说完会理的美食,我怕我会断气

 新闻资讯     |      2020-01-03 19:31

“世间美味在乡下”大概就和“武林高手隐深山”是一个道理,虽然大成都的美食多元到眼花缭乱,但论单一食材、单一菜系,往往还是我们小地方的好。

所以大榜决定把目光锁定四川的小城,启动马达,找到当地土著美食家,挖出真正“隐于小城”的美食。

往四川最靠南的地方走,我们总会想起西昌、米易、攀枝花……奇怪的是,鲜有人提到有着“船城”之称的古城会理。

会理,是我父亲的家乡。每次回去,我总会在到达的第一天奔向想念已久的鸡火丝,坐着人力三轮车、听着车夫拨动着铃铛“叮铃叮铃”地穿过古城门洞。

这里有着最宜人的气候、最灿烂的石榴花、最肥美的黑山羊……它所拥有的早就远远地超过了它的名气。

作为半个会理人,大榜特意找来了会理土著飞飞、方方,和他们一起来安利你关于这座古城的一切。

电子焊料厂家

1.车开出西昌沿京昆线继续向南,会经过一个名叫永郞的县城。以此为分界点——继续沿高速狂奔,会抵达阳光城攀枝花;若在这里下高速沿着国道一路蜿蜒,就会遇见古城会理。

2. 钟鼓楼、城门洞、科甲巷、仓圣宫……4A级文化名城,2100多年历史——会理大概是全国古城里最不出名的那一类,但正因这样,它大概也是全国古城里最不商业化的那一类。

3. 千年过去了,会理人依然每日从钟鼓楼下经过、去往小城的东南西北,依然会在休息的日子坐在城门洞上悠闲地喝茶晒太阳,任和煦的风拂过他们的背脊和脸庞。

4.在会理,永远不缺的是蓝天和阳光。会理的年平均日照时间高达2388小时,和西昌比起来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5.但阳光并不意味着“高温”,这里的气候恰到好处——“冬暖夏凉”这个词,大概就是为会理而造:

冬日午后的阳光每天准时报到;夏天纵使烈日当空,树荫之下却凉爽得如天然大空调——到会理的街上去看看,你会发现,除了宾馆要意思一下装装空调,会理普通人家过夏天,是连风扇都不需要的。

6.会理话,可谓是众多四川方言中的一朵奇葩。在会理,有一种傻叫“倒灌气”,有一种没用叫“屁火药”。

8.即使你是一个对古城毫无兴致的人,也能找到在会理停留的理由:羊肉汤、羊肉粉、鸡火丝、筒子骨、铜火锅、稀豆粉、熨斗粑、泡梨儿、薄片儿、卤饵块……

9.东坡肉,五花肉,不如会理的煮羊肉。在外念书的会理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羊肉馆。怕远,就去东街的会美羊肉馆,不怕远,就直奔黑泥桥。

毕竟,这里有着全凉山乃至全四川最肥美的黑山羊,肉嫩且不膻,味鲜而不腻,随便找一家都不容易踩雷。

10.肥肠粉、酸辣粉,不如会理的羊肉粉。在会理吃羊肉粉,所用的黑山羊肉以及醇厚的羊肉汤头就不说了。米粉是清一色的粗粉,扎实耐煮有嚼劲,满桌大盆大盆的佐料,彰显着会理老板们的豪迈。

11.坐在羊肉粉店往本地人的桌子上望,似乎只有把佐料放成这样——用通红的豆瓣、糊辣子、葱葱香菜薄荷把原来雪白的羊肉汤底完全遮盖,才能真正体会到会理羊肉粉的精髓。

在会理,光是饵块的做法就有十多种:蒸饵块、煮饵块丝、卤饵块、炸饵块、凉拌饵块、捞汁饵块、炒饵块.、鸡火丝饵块.......会理人可以天天吃、顿顿吃。

肥美的原生态土鸡,一年以上的资格老火腿,再加上粗细正好的饵块丝,以及老火腿+土鸡一起熬制的浓郁原汤……吃一次,你就能明白,什么叫人间精品!

14.走在会理的大街小巷上,你目光所及的每一个街角卖泡萝卜的婆婆、推起车车卖卤饵块的阿姨、摆麻辣烫摊摊的老叔和红旗商场卖烧烤的姐姐……都极可能是深藏不露、神出鬼没的美食界高手,他们总能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食材,做出惊为天人的味道。

一块钱的卤饵块加上很多的辣椒面之后,竟然就能让人完全抛弃偶像包袱——一边走,一边吃,一边还要避开班主任和家长,偷偷摸摸,又心满意足。

16. “隔壁腿脚不太方便的老叔,大概掌握着方圆五百米内最顶尖的炸洋芋技术,舍得放酱料,还要往里拌酸菜……”,

会理人飞飞说到一半口水就要流出来了,突然话锋一转:“听说他就靠着在一中门口卖炸洋芋都买房了!”

17.说起附小巷子里的泡萝卜,飞飞也是两眼放光:“上学的时候我们班的公区在附小旁边,就会在打扫的时候偷偷去吃,只买五角钱的,吃完再溜回去继续打扫。那个辣椒面真的太好吃了!”

18.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的会理人方方,至今仍对曾经常驻一中校门口、承包了她初中+高中早餐的烫饵块叔叔嬢嬢们念念不忘。遗憾的是,在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19.还有会理卷粉界一霸张二姐,开店之前向来可遇不可求,在全城流动贩卖。时间不固定、地点不固定,偶尔碰上一次像是中彩票一样开心。

现在,张二姐在小巷里开了店,彻底成了“网红”,生意好得经常下午三点后就买不到了。

20.忍不住想提一嘴泡菜。在会理,泡菜的地位几乎和卤饵块齐平,可以撑起一个小吃摊儿的半边天:泡萝卜、泡梨儿、泡鸡脚脚、泡洋芋.......几乎可以泡一切!

土鸡和腊排骨打底,煮上豌豆,堆满圆子、酥肉和山药,再烫上几把最嫩的豌豆颠儿……无辣不欢的重口味选手也要为它折腰!

果大、皮薄、色鲜、汁多、籽软,果味浓甜似蜂蜜的石榴,摸着良心说,走出会理后,就很少再吃到那么好吃的了。

南街、北街半导体器件用焊料、建设路、滨河路、绿地广场……——晚饭过后,大到80岁的爷爷奶奶,小到几个月的奶咪咪儿都要沿着这个路线出来“逛路”。

逛路的目的是“消饱胀”,但夜晚的会理却十分“危险”:想着逛路减下肥,却总能在半路偶遇烧烤摊!

他说在他小的时候,曾在会理不多见的雾天里经过钟鼓楼的脚下。清晨的钟鼓楼被薄雾笼罩着、若隐若现,就好像漂浮在空中。一阵风吹过,从那看似空中楼阁的地方,忽地飘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总是忽然想念会理,会想起钟鼓楼旁的楼顶花园,科甲巷里的深浅庭院,小北门破败褪色的红灯笼,西城那只胖胖的大白狗和小黄花,城门洞别有用心的泡菜坛,十字口络绎不绝的熨斗粑……

作为会理人,或者曾经在会理生活过的人,你又会想念会理的哪一个细枝末节呢?不妨在留言区告诉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