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来临

 新闻资讯     |      2020-01-04 13:03

随着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提高,我国日益成为境外间谍情报机构的关注重点。反间防谍、为国保密是每个公民与生俱来的义务,在4月15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来临之际,我们呼吁:“爱国,请为国保密!”

随着我国日益成为境外间谍情报机构的关注重点,国家安全和保密形势愈发严峻。境外机构网络拉拢,重金利诱;被策反人员无所畏惧,心存侥幸;涉密单位措施不力,漏洞百出,造成大量国家秘密被窃取,严重危害国家安全。

《宪法》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保守国家秘密,爱护公共财产,遵守劳动纪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保密法》第三条:国家秘密受法律保护,一切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公民都有保守国家秘密的义务。任何危害国家秘密安全的行为,都必须受到法律追究。

《刑法》规定,犯有间谍罪,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危害国家安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对国家和人民危害特别严重、情节特别恶劣的,可以判处死刑。

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曾经特别报道的黄宇间谍窃密案中,黄宇曾在涉密科研单位工作,通过策反老同事等手段获取机密,向境外间谍机构出售15万份资料,获利70万美元。该案案情触目惊心,情节特别恶劣,最终黄宇被判死刑。

以案由“间谍”在最高法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可以查询到48个结果,涉及46名间谍犯,其中包括曾担任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的金熙德,他被控向日韩情报机构出卖机密情报,最终被判14年,现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潮白监狱服刑。

根据记录,46名间谍犯从事间谍活动的主要地点以北京、湖北、福建、山东、陕西居多,被判刑时间为2000年——2014年之间,其中在2018年,有10人被判刑。在这46名间谍犯判刑结果中,最终刑期以15年居多,共有10人,判处无期徒刑的有7人,判处13年有期徒刑和12年有期徒刑的分别有5人,判处死缓的有3人。由此可见,间谍犯中,少有情节较轻的,其犯罪行为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危害。

此外,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的48个结果中,有3个公布了案件细节,均为台湾间谍组织引诱策反。

例如1999年1月杨克明被公派到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被台湾间谍组织引诱策反,化名“王一飞”接受该间谍组织指派任务。1999年至2002年间,杨克明作为我国军工科研单位重要涉密人员,通过暗语、拷贝加密等手段,将其所掌握的我国军工科研方面的机密、秘密和大量情报信息用电子邮件方式提供给该间谍组织。2003年8月杨克明以此方式向台湾间谍组织发送情报。

“当你在路上遇到军列、军车后,不要拍照、录制视频发到互联网,因为你的无意动作就泄露了军事机密”,在网络上,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呼吁,这种说法并不是危言耸听。近年来,在我国披露的多起普通公民被外国间谍拉拢、策反的案件中,不少被策反的普通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泄密。

2013年12月4日,在海军东海舰队某仓库营区大门外,一男子开车前来,摇下车窗向营区拍照,被哨兵阻止。

随后,当小轿车被拦截搜查时,营区大门照片已经被删除,但是男子的手机里全部是军港、码头、军事设施的照片。

经查,该男子在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期间,多次向某国间谍情报人员提供我国东南沿海作战部队军事设施和区域的照片,经鉴定,其中两项被认定为机密级军事秘密。

据国家安全机关统计,目前普通群众被境外间谍机关策反的情况并不罕见,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发烧友以及军工企业、国防科研单位、政府机关人员等,都是其着重关注的对象。

在信息社会,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发布者和接收者。部分人或者出于兴趣爱好,或为了赚点击量,将军事信息发布在微信、微博、QQ等网络载体上,这种行为都构成了泄密隐患,很有可能为敌人所用。

据法新社报道,一款记录健身爱好者跑步轨迹的APP“斯特拉瓦电子焊料”可能暴露了美国及其盟友的海外军事基地等敏感信息。为吸引更多新用户,他们于2017年11月发布了在线交互地图,通过GPS信息“点亮”运动区域。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偏远贫困地区,标记点尤为突出。跑步者经常围着一些特定建筑绕圈,不仅标记出建筑所在地和规模,连可能驻扎的人数都暴露了。此外,安全分析师发现法军在尼日尔的马达马基地也被“点亮”了。

另外,俄罗斯媒体称,“斯特拉瓦”暴露了后勤数据,如车队和巡逻路线,这可能导致部队遭受伏击。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日本中央政府部分员工的邮箱地址和密码遭泄露,这些数据涉及外务省、经济产业省、总务省、国土交通省等各部门,共计2000多名员工,并在网上出售。

犯罪分子获取信息后会调查邮箱持有者身份,并可能发起定向攻击,即向某个特定政府部门的职员发送假邮件,使其计算机感染病毒并盗取机密信息,还有一种是装作中央政府职员进行诈骗并发起网络攻击。报道称,这些信息可能是员工工作时登录律师协会网站或购物网站泄露的。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报道,以色列军队一份包含了两种高度机密军事系统的官方文件遭泄露。文件由国防部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签署,机密信息涉及国防军的军事能力和作战方式,且至少有两部分提及绝密机制或系统。

其中一种系统的机密程度极高,以至于在电话中不得提及其名称,而另一机制被一支部队用于作战目的,其公开将导致相关绝密系统面临被曝光的风险。

7月,据《以色列时报》网站报道,又发生多起以军在网上发布秘密武器或军事设施照片的事件,其中涉及最新服役的F-35隐形战斗机、一款秘密坦克以及地下军事基地等。

据俄新社报道,从1月起,以色列情报部门陆续接到几十例士兵手机感染网络病毒的报告。以情深圳电子焊料厂报部门称,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利用Google Play发布了3款恶意应用程序,企图“黑入”以军士兵手机。士兵手机下载后,应用程序将会向外发送位置、图片、短信和联系人列表等数据,同时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拍照和录音。

据新加坡卫生部信息,新加坡保健集团健康数据遭黑客攻击,150万人的个人信息被非法获取。总理李显龙和数名部长的个人资料、门诊配药记录均被窃。新加坡网络安全局及综合卫生信息系统发起的调查确认攻击是“蓄意的,有目标的,计划严密的”,并非“业余黑客或犯罪分子”的“作品”。黑客先从新加坡保健集团的一台前端用户电脑侵入,植入恶意软件后,直接和不断地试图盗取和复制李显龙的个人医疗记录,并顺利得逞。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报道,安全机关破获了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他们通过打感情牌、物质诱惑、网络策反等拉拢腐蚀大陆赴台交流学生、重要机关涉密岗位工作人员。随后,江苏、广东、陕西、四川等地相继披露台湾间谍组织实施的渗透、策反和窃密活动。

11月,在反间谍法实施细则颁布一周年之际,《焦点访谈》又曝光了境外情报机构对我国境内的互联网邮箱实施的窃密行径,他们对邮件服务商发起攻击,向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QQ邮箱发送窃密木马,非法控制某单位互联网邮箱等,窃取大量涉密及敏感信息。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12月26日,特朗普一行突然秘密前往伊拉克探访驻伊美军,但在探访期间,特朗普和白宫通讯队却暴露了海军海豹突击队已部署到伊拉克等军事机密。

由于特种作战部队的敏感性,官方发布的照片和录像通常会模糊其人员面部特征。但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的合影视频中,并没有掩盖特种兵面孔,他们还穿着全套战术装备并配备了夜视仪。

前美国海军情报专家认为这是对传统安全程序的破坏电子焊料,参与特殊行动人员的真实姓名、面孔和身份通常是战区的秘密,如果这些人员被敌对政府俘虏或恐怖组织绑架,情况将相当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