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

 新闻资讯     |      2020-01-15 13:52

一天晚上,我打的去办事,因为堵车,司机放慢了速度。我右边的一辆车引起了我的注意,它很像我老公的车,我顺便瞟了一眼车牌,还真是!但我吃惊地发现,有个女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可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她,我的出租车就超过去拐弯了。

我立刻拨打他的手机,响了半天他都不接,然后就转到了秘书台。那天晚上他很晚才回来,我跟他对质这事,他竟然平静地说我看错了,他晚上一直在办公室加班!

我借了一辆车跟踪他。一天晚上,他开车上了环路,快到市郊了,在一条人行道上,他开始减速。很快,我就看到了那些女人,浓妆艳抹,虽然天很凉,可都穿得特别节省布料,一看她们的打扮和气质,我就明白了:全是小姐!

其中一个高挑的小姐打开了他的车门,坐在了通常我的位置上,然后,他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可怕的画面,全是他和那些小姐在我们的车里、在各种肮脏的地方淫乱地做爱的想象,他怎么还能说这不是对我的不忠呢?他跟小姐的鬼混弄脏了我们的电子焊料床,我的身体,我们的关系。

他找小姐,好像把我的衣服也剥光了展览一样,我都不知道把自己还能往哪里放。他找小姐,还告诉我一件事情:你有缺陷,你的整个身体都有缺陷,从头到脚,你没办法满足他。

我又不是跟小姐约会,我不给她们打电话,我不跟她们说话。我直接去找她们,完事交钱,就这么简单。我相信,很多已婚男人都像我一样。找小姐就跟手淫一样,不会影响夫妻关系——小姐的存在,就是为了满足男人过剩的欲望,就是为了让男人不用有情人。

再说了,创业是个高压过程,无数的男性创业者,出差期间,商务应酬时把嫖作为客户关系维持以及自身的减压的手段,伟大如任正非,都有三个媳妇,更不用说刘强东,其实那只是一个过程,跟感情没关系,一个创业者只会在那个时刻在意肉体的刺激。

对男人来说性就是性,和家庭,和责任没啥关系,有人把这事和对家庭的忠诚联系到一起,维系一个家庭真的就只是这一炮吗?

徐志摩在给老婆陆小曼的信中还主动坦白风花雪月之事:“晚上,某某等在春华楼为胡适之饯行。请了三四个姑娘来,饭后被拉到胡 同。对不住,好太太!我本想不去,但某某说有他不妨事。某某病后性欲大强,他在老相好鹣鹣处又和一个红弟老七发生了关系。昨晚见了,肉感颇富。她和老三是 一个班子,两雌争某某,醋气勃勃,甚为好看。“

女人要分清楚最爱、真爱、和过日子的爱。要学楚庄王,庄王绝缨,难得糊涂,成就千秋霸业,家业兴旺也要难得糊涂啊!

我们渴望没有瑕疵的关系,而现实又是如此复杂多元。两性关系不是天堂,有人出圈儿,有人拉着,如果没拉住,出圈儿了,就应该受到惩罚。

在这个男人不是女人必需品,很多女人 比男人活得更努力的时代,真心想想这个女人为什么跟你结婚,十半导体器件用焊料年,二十年,三十年,满头白发步履蹒跚时,你喜欢在你身边的是谁?是否还有人让你愿意信任,感受到这世间半导体焊料的温情与爱!

在人性和我们人类的婚姻制度之中,真的有很多事情和背后的心理动力机制,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复杂、要残酷。确实,我们不能只点赞,不看不听不碰这一部分。这就是生活,没有灵丹妙药,小三就在婚姻的城堡外,小姐们就在街边深巷里等待,消灭不了。可是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还是要生活,还是要经营,要爱,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面对这个生活。

只有面对,在幽暗的人性和我们当下身处的困境面前,我们才不会像一个婴儿一样抱持着“世界是我想象”的幻想,我们才可能拥有一个成人的成熟力量,有勇气去解构生活,也有勇气去建构生活。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过一句话”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资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