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藏书吸精华,读书写书壮人生:我的“书香

 新闻资讯     |      2019-12-30 19:53

我家祖祖辈辈都是“掌犁尾巴的”,到我父亲名下,总算像模像样地读了几年书(五年私塾)。可等我初“醒事”时,家中也早已片纸皆无,因为私塾里没有书本可发,连父亲手抄的《三字经》、《增广贤文》等读物也被别人“一借永不还”了。

不过,有一句话还是时刻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上的,那就是父母亲和爷爷经常告诫我的口头禅:“书是憨头的药”。

因为我出生“土”、生性笨拙,不读书势必更笨,多读书才能补缺,像乌龟一样不停地爬,以赶上比我聪明的半导体器件用焊料众人。

电子焊料厂家

以至还想跟着写书的人“快乐读写思”,以至立志当一名“看人间写万象”的“业余作家”。

尽管这个世界上,特别是我们中国,历代不乏、当代多有藏书家,可我并不想效仿他们,再说我也没这个实力和能力去搜罗那么多书籍。

我只想朝一个“底层业余作家书斋”的主题与目标,力所能及地去觅去藏“目标书籍”——以文学为主,兼及历史、美学等。

具体而言,我之藏书,最先是读过了就舍不得了。既舍不得书籍,也舍不得我在书里边所做的标记与点评。

随着读的书越来越多,藏的书也越来越多。读书的间隙看着结伴成群并肩林立的它们,就生出了将它们的“同类同族”予以搜齐,藏以备读的欲望。

买书是为了读书,因为“书是医憨的药”;藏书既是为了随时读、长远读,还是为了建立属于个人,且将来属于社会的“业余作家书屋”。

我相信这世界上的人们买书都是为了读,藏书都是为了把读过用过的书收藏起来,用以长期研读和留给后人及社会。

而我的“小异”,则附带为了一个读过思过之后的“写”,为写而买而读而藏,兼及后人。